您当前的位置:首页>>业务工作>>国防教育
飞越关山,女兵入列空中巡逻队
  字号:[ ]  [我要打印][关闭] 视力保护色:

新疆军区某边防团直升机全线巡边出发在即,巡逻队伍中出现的女兵身影格外引人注目。 “乘直升机巡逻边防线,这对边防军人来说是一次难得的经历。”直升机铁翼轰鸣,振翅欲飞,准备登机的女兵李晶晶难掩激动。作为新疆军区首批走进边防一线的女兵,来自宁夏的李晶晶和所有新战士一样,迫切地想参加一次边防巡逻。经过层层选拔,各项成绩拔尖的她和另外4名战友如愿以偿。请关注今日出版的《解放军报》的详细报道——

微风吹过伊犁河谷,带着草木的清香和丝丝凉意。

新疆军区某边防团直升机全线巡边出发在即,巡逻队伍中出现的女兵身影格外引人注目。

“乘直升机巡逻边防线,这对边防军人来说是一次难得的经历。”直升机铁翼轰鸣,振翅欲飞,准备登机的女兵李晶晶难掩激动。

作为新疆军区首批走进边防一线的女兵,来自宁夏的李晶晶和所有新战士一样,迫切地想参加一次边防巡逻。经过层层选拔,各项成绩拔尖的她和另外4名战友如愿以偿。

检查装具、整理着装,随着任务口令下达,5名女兵依次登机,直升机缓缓盘旋升空,向深山雪谷飞去。

虽已入夏,层层山峦仍被冰雪覆盖,透过机窗望去,白色的雪山连绵起伏,飞至沙尔套山深处时,一排简易营房映入眼帘。

“这是康苏沟夏季执勤哨所,海拔3000余米,三面环山……”直升机飞抵阿达哨所上空时,带队的团副参谋长程福明介绍说,康苏沟素有“死亡谷”之称,这里山高路险林密,雨多雪大沟深,每年有10多名战友在这里进行为期5个月的驻哨执勤。

在哈萨克族女兵阿依登古丽的记忆中,康苏沟哨所早已刻在心上。

阿依登古丽来自乌鲁木齐。入伍前,她曾在学校观看过一部影片《大雪谷》,讲述的是在康苏沟慰问演出的一群女兵与非法越境人员展开殊死搏斗的故事。入伍体检结束时,阿依登古丽被分配到了康苏沟哨所所在的边防连,这让她觉得自己与康苏沟哨所有缘……飞机飞过哨所上空时,她仍透过舷窗依依不舍地望着哨所的方向。

直升机飞越哈桑边防连防区时,女兵排排长刘郑伊指着雪野中的一个“小黑点”说:“那里,是一位烈士长眠的地方。”

那年,原哈桑边防连指导员王安松带队执行巡逻任务时,突然遭遇非法越境人员袭击,他拼死抵抗,最终身负重伤光荣牺牲……刘郑伊的爷爷在边疆守防30年,父亲也是一名戍边老兵,去年她军校毕业分配时,主动选择了奔赴边防。

“边关冷月,曾是儿时的牵挂;守在边关,是内心的岁月静好……”三代人的青春在边防线上交汇,这不是巧合,而是血脉赓续的精神传承。

很快,直升机到达巡逻终点——中哈边境426号界碑。舷窗外,山脊线如刀锋一般,大山背后是触手可及的云朵。这里海拔3800米,界碑所在的阿拉艾格尔山口常年被积雪覆盖,每年只有七、八月才能进入。

“直升机巡逻,让执勤更高效。现在我们每隔一段时间,便可搭乘直升机前往426号界碑巡查。”程福明靠近窗口,仔细观察机翼下的界碑。

“426号界碑就在那里。”顺着程福明手指的方向,右侧机窗的后方,一尊界碑在阳光下闪着银色的光芒。

飞机返航,一缕阳光照进机舱内,也照在女兵的脸庞上。她们稚嫩的脸上写满庄严和神圣,这一刻,无疑是她们最美的样子。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信息